早春三月,永安洪田鎮洪田村。
  山林蔥鬱,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綠,空氣濕潤清新。
  然而,上世紀90年代,洪田村森林資源破壞嚴重,水土流失嚴重,村民內心無比焦慮:“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為了保護好這片森林,讓它發揮更大的生態和經濟效益,洪田人在“富”和“綠”上做文章,一整套“均山、均權、均利”的林改辦法最終誕生。
  作為“全國林改第一村”,如今,洪田村森林覆蓋率高達81.4%,村民的收入和生活水平大幅提高。洪田村支書、全國人大代表鄧文山由衷地說:“我們應該要留一方綠地給子孫。”
  洪田村只是八閩大地上的“一抹綠”。清新福建,生態八閩,已成為福建的一張燙金名片。
  山海資源豐富,氣候比較好;森林覆蓋率65.95%,連續多年居全國首位;全省23個城市的空氣質量達到或超過國家環境空氣質量二級標準,12條主要水系水質狀況優良,成為全國唯一一個水、大氣、生態環境全優的省份;剛剛公佈的全國空氣質量相對較好的前10位城市,福州廈門雙雙入選……說起福建現在的生態環境,代表委員們個個如數家珍。
  曾在福建工作17年、走遍福建山山水水的習近平總書記,對生態建設歷來重視。早在1999年,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習近平在長汀考察水土保持工作時,就希望幹部群眾要鍥而不捨,統籌規劃,用10到15年時間,爭取國家、省、市支持,完成國土整治,造福百姓。
  經過10多年努力,長汀將“火焰山”變為“花果山”,昔日不毛之地,如今白鷺翩翩,百姓安居樂業,經濟林木碩果纍纍,村民收入逐年增長。
  2001年,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提出建設生態省的戰略構想,強調“任何形式的開發利用都要在保護生態的前提下進行,使八閩大地更加山清水秀,使經濟社會在資源的永續利用中良性發展”。
  2011年底和2012年初,習近平在不到兩個月時間里兩次對我省長汀水土流失治理工作作出重要批示,特別強調,長汀縣水土流失治理正處在一個十分重要的節點上,進則全勝,不進則退,應進一步加大支持力度。要總結長汀經驗,推動全國水土流失治理工作。(下轉第2版)
  (上接第1版)
  “習近平同志的批示,讓我們有更強烈的緊迫感和責任感。帶著‘進則全勝,不進則退’的決心和魄力,我們齊心協力,全力推動生態省建設。”全國人大代表、龍岩市新羅區西城街道西安村黨委書記章聯生說。
  我省又制訂出長汀水土流失治理的新目標——到2017年,全面完成未治理的48萬畝水土流失治理任務;已治理的117.8萬畝,將全面改造鞏固提升。
  長汀經驗在全省全面推廣,全省水土流失治理取得重大進展。
  以去年為例,我省完成水土流失綜合治理面積273萬畝,占任務數的118.7%,是“十二五”以來連續第3年超額完成年度水土流失治理任務。為進一步提高治理覆蓋面,去年我省率先將水土流失治理重點從縣延伸至鄉鎮,計劃2年內投入3億元,用於100個重點鄉鎮水土流失治理項目。
  代表委員們認為,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和我省在全國率先開展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總結推廣長汀縣治理水土流失經驗、較早推行流域上下游生態補償機制、在財政資金使用上推行“以獎代補”、實行領導幹部環保“一崗雙責”制度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是分不開的。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必須加強生態環境保護,下決心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務,要像對貧困宣戰一樣,堅決向污染宣戰。
  “用硬措施完成硬任務”,引起了代表委員們的共鳴。
  “我們的優勢在生態,責任在生態,出路也在生態。保護青山綠水是最大的民生。”全國人大代表、南平市市長林寶金說,“只有保護好生態環境,才能夠發展好產業。而產業發展好了,又會更好地重視和促進生態保護。以南平為例,人民群眾期盼山更綠、水更清、環境更宜居,造林綠化、改善生態任重而道遠。”他表示,下一步,南平將繼續提升現有森林的質量,提高公益林的比重,大力發展林下經濟。對茶山、竹林等進行生態改造,套種闊葉林木,加大荒山綠化力度。同時,加強科研,找出更加適合南平治理水土流失、加強生態保護的好辦法。
  “在生態建設上,我們有一張藍圖繪到底的決心,一任接著一任乾。”全國人大代表、福建省環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張玉珍的話,道出了全省上下建設生態省的共識。張玉珍說,在推進生態省建設的過程中,福建積累了許多經驗,創造了一些典型,我們有加強生態保護的有利條件和成功經驗。不過,我們的生態環境也同樣面臨著挑戰。
  張玉珍代表的話得到了駐閩全國政協委員杜源生的支持。“我們的自然生態系統總體還比較脆弱,要探索開展多元化生態補償方式。”他建議,引導企業、社會團體等各類受益群體履行生態補償義務,從生活和工業用水、木材加工、水電站、森林公園、風景名勝區等收入中,按照一定比例提取生態補償金;積極運用碳匯交易、排污權交易、水權交易等補償方式,探索市場化補償模式,拓寬資金渠道。
  代表委員們認為,山清水秀但貧窮落後,殷實小康但資源枯竭、環境污染,都不是我們的目標,必須把“百姓富”與“生態美”有機結合起來。
  這一點,鄧文山代表有著很深的感觸。“生態要保護好,森林要保護好,但也要讓農民收入提高。要讓農民種好樹、看好樹、管好樹。”他說,林權制度改革以來,由於商品林的砍伐,土地越種越瘦,樹木一代不如一代。這對將來的生態保護極為不利。但如果不砍樹,林農又沒有經濟效益。因此,這次,鄧文山提出一個建議:商品林一般20年就能砍伐,但我們可以培養到40-50年,成為大材徑林木;通過林業部門評估,在20年時進行成本核算,政府先預付農民應有的利潤;成為大材徑後再增加的利潤,由政府扣除預付款後和林農均分。
  全國人大代表、廈門市市長劉可清表示,城市的生態建設同樣重要。“目前福建進入工業化中後期階段,城市既要加快經濟發展,又要加強生態保護,這其中,應該把握好度。”劉可清說,他說的“度”,就是要把好規劃關,把保護生態的理念融入到規劃中;把好項目的選擇關,上項目是好事,但是上項目也一定要堅持符合產業發展的導向,嚴格把好環境準入關;把好管理關,凡是破壞生態、污染生態的,必須一律關停。
  (原標題:進則全勝 不進則退)
創作者介紹

沖晒

wyzda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